Power And Dollar

符號中國人

何德鄰                                2014.05.07

所有語言和文字,都是一大堆符號去指義的。但是,所有的字母語言都是象音,而音才是符號。因此,法國大革命後,法國定國語是巴黎方言[1],從眾多方言和語言來統一國家。事實上,當普魯士入侵阿爾薩斯和洛林[2]保護「德國人」時,語言就是國籍。當時,誰才是德國人?操德語也。

如果黃帝建立了中國,那麼中國實際上是小得可憐。如果秦始皇建立了統一的中國,是因為秦統一了字、幣、度、量、衡、軸,那為什麼不統一語言?難道當時沒有方言?或者是未明白方言的弱點麼?非也。事實上,古人早早就懂這個弱點了。所以孔子才設法編理詩經的緣故 – 古人學習詩經,是因為詩經中所載的字是唯一所有國家從西周以降共用的字和音。人必須學習詩經的字、音、義和語法來和其他人溝通。它不記載的字就音義無定了。所以才會「楚言而出[3]」。因此,方言的弊端在春秋時已明明白白了。

這帶來另一個問題:為什麼秦沒有統一語言?如果只是秦之過,那為什麼唐,宋,明,甚至清沒有統一語言?過而能改善莫大焉[4],過而不改是謂過矣[5]。但是,所有這些朝代並不認為這是錯誤!

國界依據於語言分佈。所以德國當時才找到了藉口。但真的只有這條路?約旦或敘利亞的邊界是根據老主子的心情而畫的。一旦舊勢力一去不復返了,這些界限自然不可執行了。印度就有二十七種聯邦法定語言,還不包括省確認的語言或方言。是什麼讓印度統一的?宗教。美國和加拿大共享相同的語言,什麼使之分離呢?理想,對共和與君主制的堅持。

但是中國的情況與此不同。當中國從東南亞接收了華僑,是因為他們講一星半點的普通話?如果他們會說閩南話以外的方言,那他們最有可能說的是李小龍的廣東話。語言的區別有妨礙他們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或中國承認他們是中國人嗎?現在北京治下的臣民認為新加坡的華人是中國人嗎?為什麼同樣的人不認為新加坡的馬來人是中國人呢?

因此,問題歸結到什麼符號才讓人識別自己作為中國人呢?如果不是語言,那是宗教還是理想?秦始皇實際上給了最好的答案:字!

現在,究竟有多少以英語為母語的人能輕鬆地讀莎士比亞的第一份作品亨利六世(1588年)或者最後一份作品两貴親(1614年)?又有多少以中文為母語的人可以輕鬆地讀三國演義(1323年)?中文的三國演義比英文莎士比亞的作品早了兩百多年出版,但仍可以七年百年後輕鬆地讀!是什麼讓這可能嗎?不循口語變化,直接指義的文字!語言在人的生命中變化頻繁,常常大幅度的變化詞彙和用法。由於中文是獨立於口語的,文字拖慢了語言的變化速度。這就是為什麼人仍然可以讀三國演義,但莎士比亞艱澀。語言幾十年一變。文字幾百年一變。

道德,民風,甚至是神話的變化都依賴於人的棲息地。神話讓後人接受其載着的各種理想,精神和價值觀,從而增加生存概率。這就是為什麼智慧是中國洛水出,希臘橄欖長了。

語言和文字是一個文明所有的思想、理想、精神、價值、氣質的載具,無論國界,超越時空。語言文字伸展文明,不僅超越政治邊界,並且超出了其軍事影響力。這就是為什麼魁北克和加拿大如此之近,但又如此之遠;和巴黎如此之遠,但又如此之近;新西蘭和英國在世界舞台有同樣的精神;美國人追逐英國,而不是丹麥或比利時王室的每一個細節。難道在美國的平民百姓和英皇有共同利益?原因很簡單,阻力最小的符號 – 同語同文 – 把英國人從仇家變成親家。

北京治下的臣民可能會想到很多海外華人不想作中國人。其實是人發現中國的符號已被壟斷砍斷 了,也很難認同這些被砍斷了的符號。他們放棄了。他們愛這個符號,但意識到他們不能參與這符號的將來,使之哀莫大于心死。他們拒絕了這不能參與其將來的符號,以維護符號所代表的一切。

為什麼這個符號被壟斷,不能共享?文字的分裂是單方面的更改。就是因為李密那麼不願承認晉朝的合法性,所以《陳情表》的孝心才會這麼感人,傳頌千年。既然漢城也變成汉城了、反正漢也不漢了,那何不首爾一下?反正韓國人現在都用諺文了。外國人用羅馬字。漢字只有中國人才用。如果中國人都去漢時,韓國人又何必苦惱?繼續跟着中國而中國化,倒反而琉璃王看不懂自己寫的黃鳥歌[6],祖先無法找到自己的牌位!

以屈原作為一種文化遺產,韓國其實視此跟荒路拾遺無異。如果首爾是文字壟斷的結果,並以行動赋予了新生命,那麼保護屈原是比保護首都名字有更大的意義。當利益都不能改變人的向背時,那麼就是形而上了!

那符號更好?「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7]」。當人慶幸台北還有故宮博物院時,反應應該是「歸還」還是「可以維護嗎」?就是因為人重視禮和義,所以人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節省两秒來寫礼和义。因為印度每隔數百年就改變其文字,所以佛教現在變成化外之物。如果不是因為基督教接收了蘇格拉底,西方文化將在每一文明興衰中孕育了一個又一個的蘇格拉底。如果中國數百年改變一下文字,滿洲人就不會接收中文和孔孟這些雲飛煙滅亡國奴的文化。巴比倫留給了後人什麼?安息國又怎麼樣?之所以反對核電和服貿,是全為了工作機會和利益?還是一個形而上的身份認同問題?

縱觀幾千年來,中國經歷了無數的戰爭,朝代的變化,但它的文化藉着文字尚未中斷、萬世一系。因為它的文字,中國文化成為一個豐富的醬缸[8],鄰近文化以前常來借用。

當韓國人都看不懂中國人印刷韓國人自己寫的黃鳥歌時,那漢字還有什麼用處呢?為什麼不跟著越南放棄儒字[9]?事實上,當越南轉用羅馬字時,就是因為不得不減少中國文化對越南文化的影響。出於同樣原因,日本不得不強用諺文,以削弱清韓的紐帶,擴大漢韓之間的文化差異。

今天,簡體字正幫日軍達成佔領韓國時的目標。當有一天,連見錢眼開、笑貧不笑娼的香港人會放棄金錢來保護文化符號、咬文嚼字地重兩制,譬如嘲笑殘體字,的時候,那真的值得研究是什麼因素推動這些「香港人的非理性」行為。也值得研究什麼才可以拉近被寬一百四十米的深圳河隔離大陸與香港的差距。畢竟,台灣海峽的寬度是深圳河的一千倍,一百八十公里。

[1] 1794年

[2] Alsace和Lorraine。 1870年普法戰爭

[3]春秋左傳•庄公二十八年

[4]春秋左傳•宣公二年

[5]論語:衛靈公: 30

[6]韓琉璃王於耶元前十七年以中文寫黃鳥歌

[7]孟子•離婁上

[8]柏楊《醜陋的中國人》

[9]韓國事實上比越南早放棄中文

August 4, 2014 Posted by | Current Event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