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 And Dollar

象白圍黑皆先手

2013.11.01

過了好半天才回答了另一個「為什麼我們要這樣拿棋」的問題。正是我要回去談談棋理,又來另外一個童聲可稚的問題:「為什麼我們要黑棋先手?我們為什麼不讓白棋先走?」 我正要說白棋王和黑棋王傳說的標準教科書答案的時候,我改變了主意了還明知故問: 「為什麼要白棋先走?」 「國際象棋是白棋先走。」 「為什麼國際象棋是白棋先走,而不是黑棋?」 「不知道。」於是,我開始了: 「 那白象徵什麼?那黑是什麼意思?」跟着是預期的沉默,「那黑色讓你想起了什麼來了?」我可樂了- 終於輪到我來問問題了。

「黑暗。」「如果你說黑色讓你想起黑暗,那白色像什麼?」 「光明」「 好了,你不覺得先手的話更容易贏嗎?」許多不同的「係」,「對」,「是」,「예」,「はい」應運而來。

沒錯。白棋先走是象徵光明戰勝黑暗。當然,沒有人想要永恆的黑暗。但如果還記得奧斯陸的午夜太陽的話,一個永恆的光明還是蠻累的。如果光明真的是可貴於黑暗的話,那只是因為人明白黑暗的可怕。

白色和黑色也很像正義與邪惡,十分神聖的。我們希望正義勝利。但是,那是因為我們對不公義的厭惡,並非對公義的渴求。沒有邪惡,我們將對正義一無所知。並且,沒有邪惡,正義便成為邪惡。人也不會期盼正義的勝利。因為左為惡[1],所以右才為義[2],而且我們寧願有雙手而不是光一隻右手。如果只有正義,那麼人將不會有正義,正如「人若賺得全世界,便失去所有。」[3]有正義,正是因為這個世界有邪惡。出於這個原因,圍棋先賢不得不提醒我們,黑棋先走:正義不僅是值得我們珍惜,更需要奮鬥爭取的。因此,讓我們學會戰勝黑棋永恆的優勢。

蔑视邪惡,就是自以為是。正是自以為是,才會我是人非;成王敗寇。這就是為什麼殺–贏不了圍棋。這不僅是因為沒有帥給殺,而是殺得再多也會輸。事實上,在圍棋可以勝不而殺。王道之棋就是圍空而不殺,兵不血刃。這和「不戰而屈人之兵」不是一個巧合,而是因為這是更有效的戰勝辦法。不殺是王道。這不是要提醒人無敵才是最寂寞,而是寧要左右共活,不必一手獨存。

正因為公義是「熊掌亦我所欲也」,因此在印度左手是用來承托右手手腕,從來不會單獨用右手,來接受禮品的。

看著這些家長的臉,看來今天不會有家長來多多指教了。

[1] Sinister – Latin for both the direction of left and improper

[2] Dexter – δεξιτερός which later in Latin for both the direction of right and proper

[3]路加福音Luke 9:25

Advertisements

October 14, 2015 Posted by | Current Events | Leave a comment

耶誕與中庸

2011.12.01

所有的孩子都為即將到來的耶誕而興奮,並不斷談論他們即將收到的禮物。我的孩子們終於明白,他們的一些同學不慶祝耶誕,而是慶祝修殿節。這細微的差別挑起了他們的興趣:“我們慶祝耶誕嗎?”“你為什麼要問?”他們的好奇只為涉及他們的利益:“如果我們不慶祝耶誕?那麼我們的禮物怎麼辦?”

 

正因為耶誕禮物為孩子們帶來的興奮,修殿節超過其宗教淵源的重要性。孩子需要感到成為社會的一部分。孩子需要感到被接受。提供孩子在隆冬中接受禮物的儀式只是一種同化。那麼在形式上的拒絕耶誕禮物只會導致孩子們只在物質上接受這個禮物,變為精神上接受耶誕。因此,修殿節是非常成功的,從維持猶太文化意義上說,它提供了機會,提供了服務,讓孩子們把期望禮物和慶祝一個猶太節日結合在一起,而不只是讓孩子們慶祝基督教節日。

每個國家也都去發掘自己的英雄和神話以提供國家認同,以提高一個民族的凝聚力。美國的創世神話取自華盛頓的故事。富蘭克林在美國獨立的貢獻在歷史教科書上有相當的表述?黃興又如何?神話,這種不相稱歷史的表述,是為了維護一個民族的凝聚力。為了猶太文化的傳承,他們用一個宗教價值非常小的修殿節取代耶誕。我們為我們的孩子在這基督教社會中做了什麼以提供自我認同的機會?

 

“我們慶祝冬至,”我告訴他們。 “這是一年之中黑夜最長的一天。這一天之後,黑暗退去,白昼延長。這一天是冬季的中間。因此,每一個人都回家團圓。”他們的臉告訴我,他們理解為一個嬰兒的出生。然後,我記得這次談話的要點 – 禮物,所以我說,“我們然後交換禮物”。孩子們歡呼相隨。

 

我正向他們解釋一些人慶祝修殿節,而不是耶誕,我的老大終於發現人有不同的慶祝活動,問道,“為什麼要慶祝冬季的中間?為什麼中點這麼重要?”

 

居中始終是重要的。我們沒有用子夜區分一天的開始,和慶祝修殿節的人也沒有什麼不同。我們每天有十二個單位。每天第一個時間單位是子時。子時以子​​夜為中心提前一小時開始,結束於子夜後一小時。正如一天的中午,於正午開始前一小時始,於正午後一小時終。

 

這不科學嗎?我寧願把它稱為陌生。正如達羅毗荼人把一日分成六十個時辰。科學只是眾多獲取知識方法之一,特別是滿足以下兩個條件:可推理得之,可傳授之。因此,經驗性知識並不是可以通過科學方法取得的知識一部分。然而,中國的學問一直以來就是為了量衡知識,科舉。科,以斗量禾也。然而,要以團結於中,必須測量此中。因此,執行中道需要測量,有恆,溝通和記錄能力。所以儘管知道一日始於子夜,子時仍始於子夜前一小時。

測量時間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不僅因為時間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概念,並且需要製造不是一個而是多個相同的設備,隨著時間的推移還有維修,工程經驗,數學和除此以外,人的管理。平均分配一天成十二個抽象無實的單位容易嗎?是否一日十二份不科學呢?二十四份科學嗎?為什麼人要痴迷地用十二的倍數來測量時間而非十的倍數?十二非單是一年的月數,並且使用此數即包含日月陰陽於其中。人的一切文明活動:日出作,日入息,春耕秋收,孰未嘗受天象管轄?所以,人竭盡所能地以達到天人合一: 測、度、量時間只是這個想法的反映。為什麼日本以五行日月翻譯命名一個星期中的七日?難道希臘人的24(=12×2)個字母是巧合?還記得梵文有七對(七長七短)韻母嗎? 如果認為人總是想討好神靈,那麼我寧願補充,人總是想與天象保持一致,以好上承天運。

 

科學,只是一種方法,而不是目的。科學產生的結果是知識,仍是人的工具。人一直在運用知識,使人的生活對應蒼天,而不是取悅神,也不是以使人的生活科學化為目標。

 

我們響往中庸是因為了解到“天人合一” 。古人認為成功的行動總是與天象一致。我們寧願環繞中心以類聚(合一),而不是以中心來群分。不可避免的是,一旦以中來分,一個社會,立即撕裂成二。如果我們希望生活在一個和諧的社會,就必須有凝聚力、包容力,那麼我們將不得不走中道、中庸。因此,午時正中均分地包容日麗中天的時分,子時正中均分地包容兩日之界,冬至正中均分地放在冬季正中。而不是以子夜來分兩日、冬至來分兩年。年雖是天運,新年却是俗立以別年。更何况要冬至、耶誕和新年三環相扣並置取的正是黑暗已盡、光明將至的意思:要人新的一年充滿希望。

 

如果不是因為朱熹的努力把佛教融入中國文化,唐武宗可能不是中國最後一個滅佛的皇帝。從白馬寺始,至朱熹止,中國花了超過一千年來整合佛教。如果不是因為如哲學家革利免等主動地將基督教與希臘哲學整合而成為羅馬社會的一部份,基督教能在短短的二百八十年(米蘭赦令)成為羅馬國教?中國整合佛教的時間是基督教整合希臘文化從而成為國教的三倍!這中間經歷了漢唐。試問中國又有幾個漢唐?又內耗了多少精力?將來是一齣基督教戰勝另一個政府的戲、中國再一次漢化異族宗教、抑或是又一場長達一千年政教相爭的戲碼?主持詮釋者, 可主宰以無意義的數字來代表一個星期的六日和以禮拜日來代表自己希望的訊息,或是真確無誤地剖視一星期七日的原義(如日本)。主持詮釋者,主宰受訊人。中國是既如以往的受訊人,或是新的詮釋者?

 

難道只有我們慶祝的春節才重要,冬至不重要?尤其是其他人已在以其他名義慶祝冬至、傳達自己的符號、加強自己的烙印、延續自己的文化,中國為何在冬季缺席?是讓中國人的消費能力去維護、延續一個希臘化的基督教符號?基督教在一年最黑暗的時間,以一個新生嬰兒 – 總是希望最好的象徵 – 為世界提供了希望的訊息。在一年中最黑暗的時刻,中國有論述、傳達、延續任何自己的符號和價值、以貢獻於世界思想史之上?

 

修殿節 – Hanukkah,猶太教節日。

米蘭赦令 – 耶元 313年。

科學 – “可推理得之,可傳授之” 是亞里士多德的定義。與近代定義有別。

革利免 – 基督教早期神學家。常被稱為亞歷山太的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ndria)。他將基督教信仰融合希臘哲學思想,使哲學思想成為基督教的思想工具。

冬至來分兩年 – 冬至後第三日的日照時間比冬至當日延長了第一分鐘。新年是置於耶穌出生滿七日後割禮之日。割禮的重要性與彌月相仿。

October 14, 2015 Posted by | Current Events | Leave a comment

萬聖與光明

2011.11.10

美國是一個多元文化的國家。印度的光明節剛過,美加的 萬聖節隨後便到。因為萬聖節越來越近,孩子們試穿自己的萬聖節服裝,幾乎成了最近這幾天的例行公事。今天,他們又在試穿自己的鬼怪萬聖節服裝時,突然問我:光明節是什麼呢?,這一刻令我恍然大悟: 我不僅要告訴孩子,還要告訴各位,关于光明節的事,還有萬聖節和我們-人的事。

不管萬聖節是從諸聖日或蓋爾的“夏季結束節” 演变而来,他們都传递着要我們尊敬離別的訊息。好好的準備這個節日之後,我們也就已經好好的準備渡過冬季的空虚和死寂。現在,我們當然喜歡這個節日 – 全因为怪异服裝和糖果的樂趣。有趣的是,充滿鬼怪的萬聖節讓兒童笑走了對漫長黑暗冬天的恐懼。看到有趣的鬼怪帶給我們渡過冬季的勇氣。

光明節也沒有什麼不同。火光可能是人類對大自然的第一个探索成果。它帶給我們的不僅是光明,更重要的是走出黑暗。恰當的是,光明節的神話是克里希納神戰勝了黑暗的邪惡。紀念光明節是以亮燈取代將會來臨的黑暗,以帶給我們勇氣度過長冬。

萬聖節總是在陽曆的10月31日。光明節每年節期不一。但它不是無序的。和萬聖節一樣,光明節佈置在有序的一天,只是我們大多數人可能已經遺忘了。光明節是在中國農曆十月初一,這個日子是取決於對朔望週期的計算。

噢,奇怪嗎?似曾相識啊﹗朔望週期?久違了﹗也許只是我們再不常使用朔望。事實上,我們也做奇怪的事情。還記得復活節彩蛋嗎?復活節就像光明節一樣,相對於陽曆而言是同樣的飄忽,也一般的有序—— 復活節是每年中國農曆三月初一後的第一個星期日。為什麼要這麼奇怪的慶祝復活節?其實,人也並不總是使用陽曆的。剛剛定下復活節時,人們還在用希臘的陰陽合曆,就像中國人和印度人一般如出一轍。事實上,當時有更多的人使用五花八門的陰陽合曆。

中國人也慶祝只固定在陽曆上的節日。冬至就是在12月22日。在這一天,家家团圆,因為作為全年白昼最短的一天,最好的事情就莫過於团圆帶給我們的溫暖。這是人性。

是的,耶誕幾乎是一樣的。耶穌真的是在格列哥里曆的12月25日出生嗎?幾乎沒有任何人認同這日期是準確的。牛頓也認為耶誕是故意放在12月25日,因為一個冬至後三天的一天, 黑暗已經後退三天了的一天, 將更完美地傳遞一個由嬰兒給人帶來最積極的訊息,對未來充滿希望。

復活節是“周而复始, 万象更新” 的節日,因為它正是春天的時候。清明節也總是 4月5日。清明節提醒我們,時間長河和我們的血脉延绵不断。履行我們“思遠”的職責後,我們就可以“复始” 、“更新”了。

畢竟,復活節在第一個星座白羊座是有其原因的。

我們慶祝不同的節日,不是出於不同的原因。而是人類認識到,万物有时、物事有期 。古人明白到能夠順天應人,才能事半功倍,所以天運一時、地隨一候,而俗立一節、人作一事。這些現象地不分南北,時無远近;同樣的現象,對跨文明。節日獲得不同的彰顯,只是體現的人以不同的符號,表達相同的情感,和對天地的體會罷了。古人只是用節日來提出這些和“天人合一”的訊息,因為人,不論是前之古人,抑或是後之來者,都共享人性。

光明節—— Diwali 或譯屠妖節, 印度第一大節。

克里希納——Krishna,維護神毗湿奴的第八化身。

蓋爾——Gaelic。

October 14, 2015 Posted by | Current Event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