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 And Dollar

印度洋的暗湧—–辛巴威、肯亞、中聯石化及印度

 original (2008.04.10, 2008.04.11)

 

 

 

中非洲國家辛巴威(ZIMBABWE)的選舉已經結束,但迄今仍未公佈結果,個中原因大家當然心中有數,鄰國贊比亞(ZAMBIA)為此舉辦高峰會,辛國總統穆加比將不會參加,但反對黨的黨魁卻出席是次會議,這將會是反對黨一次宣傳他們的政治抱負、向鄰邦宣示友好、尋求支持的大好機會。

辛巴威與贊比亞毗鄰而居,共同擁有一條漫長的邊界,他們的政治安定是唇齒相依的,如果辛國的政治不穩,贊國將會有大批難民壓境,這不光影響贊國的政治,更嚴重是影響贊國的經濟,更有甚者影響世界的資源供應。 

事緣位於非洲內陸的贊比亞是產銅國,名列全球第十位。這個被鄰國包圍的贊比亞,不論那一邊邊界的鄰國有戰亂那麼嚴重,即使有點兒風吹草動,贊國不能維持正常的生產量,銅價焉能不波動。再者贊國位於內陸,由於沒有出口港,它的銅須經肯亞(KENYA)出口,長路漫漫,交通稍有延誤,國際銅價會怎樣,自然不言而喻。幸好肯亞有良好的基礎建設、深水不涷港、政治經濟穩定,一向是東非和中非的貨物集散地、東非的金融中心,可是這個除南非以外的非洲桃源同樣面對政治危機。因此贊比亞政府真是寢食難安。

 

由肯亞往東南走,便是非洲第一大島,馬達加斯加(MADAGASCAR),石油蘊藏量為二十億桶,二零零七年九月中聯石油化工國際有限公司 (簡稱「中聯石化」,股份代號:0346)取得與馬國合作開採油田工程合約、興建250個加油站,以及擁有石油產品批發、零售的專營權。

這個合約對中、馬而言都是一大喜訊。中國是貧油國,為了找尋油源而苦惱,中國不但戰略儲備油不足,最近連日用油也告急。向海外收購石油公司,也受西方國家處處掣肘,現在能與馬達加斯加合作,是用油的一大突破。至於馬達加斯加,它的油田停產了六十年,如今有中國的資金與技術,對馬島的經濟當然有裨益。

 

看見中國在印度洋西岸機遇處處,引起印度的不安。印度在資源方面雖不及中國的緊絀,但印度一向為南亞的第一大國,西起非洲東岸、東至大小摩洛哥群島印度裔人口最多,雖然沒有在印度洋建立殖民地,但卻以印度洋為其禁臠,如今中國涉足於此,頗叫印度坐立不安。中國現在擁有十三億人口,核子武器,更何況印度的近鄰:東北的孟加拉、西藏;東鄰的緬甸,西接的巴基斯坦與中國都有或深或淺的友誼,印度如何是好呢﹗稍後,印度有需要和中國共商印度洋的安全事務,希望兩國均能各安並事。但如此一來,將會做成中國大陸找尋資源的「不便」。

大陸的石油公司出國收購西方的石油公司時屢屢遭遇挫折,外交上又經常碰壁,大陸的石油公司有須要學會降低政治風險,而此中佼佼者不是甚麼高人、教主,而是匯豐銀行。

 

當年,匯豐銀行為了減低因「九七」問題所衍生出來的政治風險,雖然以第一時間遷冊加勒比海,但遷冊不能提供足夠的政治保障,匯豐才又分別在倫敦、紐約掛牌,目的是要吸納更多的英美投資者。這些英、美籍的投資者會利用不同的渠道、正式或非正式的途徑遊說政府保護他們的既得利益,匯豐看準中國大陸是一個「錢」途無限的新興市場,但又怕五十年代的歷史重演,所以把匯豐的利益與英美投資者的利益結合,融為一體,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敵我不能再分時,抗拒意識便會淡化,這是另一種的和親政策。

 

  大陸在贊比亞有許多銅礦,倘若印度現在插手肯亞及辛巴威的事務,無異是向中國施壓,目下印度已來不及了,也犯不著在現階段挑釁大陸,但隨著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力日增,印度插手這類資源供應國事務的動機和誘因只會愈來愈大,中印的齟齬將會不絕於耳。

 

1,498

original:

https://royho.wordpress.com/2008/04/11/madagascar-oil-has-gone-chinese/

https://royho.wordpress.com/2008/04/10/kenya-zimbabwe-and-your/

May 1, 2008 Posted by | 石油, 非洲, 印度, 国事, 天下事, 中國 | Leave a comment